别扭,另一种爱的表达(补全)(1/6)  [HP]伯爵之收养西弗勒斯·斯内普

    格拉夫最后是被人半扛着回家的。

    他喝了大概有两三瓶酒,两腿发软脑袋发晕,费力的眯着眼睛看人。布雷恩比他好不了多少,没喝酒时的正派年轻人,变成了彻头彻尾的酒鬼,借酒撒风的和酒馆里的人称兄道弟勾肩搭背。

    十一点多了,酒馆早就关门打烊了。两个人没有坐车,而是徒步回家。走调的歌声在路上回响,两个醉汉勾肩搭背东倒西歪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大声的唱着披头士的歌曲。

    凌晨的伦敦冷得很,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竟然飘起了雪花。寒风吹过,格拉夫的酒劲也稍稍醒了些。他看看同样有些缩手缩脚的布雷恩,也没想起看看四下是否有人,就从兜里掏出了随(身shēn)带着的魔杖,施了两个温暖咒。

    两个人裹着外衣走进了公寓楼。

    格拉夫打着晃,从兜里掏出半张报纸,按在门上,他整个人晕晕乎乎的趴在门上,嘟囔着没有胶水。

    那被他按在门上的报纸,是在小酒馆里时,他们两个趴在酒馆的桌上写的。笔是借来的,那报纸也是从别人的手里半借半抢来的,上面写下了这样几个大字:光棍之家。

    布雷恩推开他,从嘴里吐出嚼得没味了的口香糖,把“光棍之家”的门牌贴在了红木色的门上。显得格外的显眼。

    两个醉汉像开玩笑一样弄了这样一个门牌,使得这被撕得参差不齐的半张报纸有了特殊的意义。第二天酒醒后,这张破报纸门牌变成了铜质的牌子,被挂在了门上。

    大半个月后,当西弗回到家时,他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块闪亮的门牌,它被挂在601门牌号的上方。

    “光棍之家”,这看起来更像是一处单(身shēn)宿舍,而不是一个家。

    西弗看了几眼铜牌,又看了看对门的602,他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直到站在他(身shēn)后的布雷恩掏出钥匙,打开了门,他笑着说道:“欢迎回家,003号小光棍!”

    几乎是在门被打开的同时,格拉夫走出了厨房,他快步的迎向西弗,伸手抱住了他。他的手臂穿过男孩的腋下,卯足了力气似乎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