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你要好好活着(1/6)  我辈岂是蓬蒿人

    “乖乖交出《太平要术》还能免受一些皮(肉ròu)之苦死的安稳些,不然……”五堡主说着话的功夫就将刀架在了老林头的脖子上。

    “呸。”

    老林头梗着头一口浓痰吐在了五堡主脸上。

    “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个老家伙活腻歪了是吧。”五堡主瞬间暴起,一脚踹在老林头(胸xiōng)口,老林头闷哼一声,佝偻的(身shēn)体顿时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冲散(身shēn)后的烟雾。

    “卧槽你玛的,有本事冲着我来。”林知鹿半坐在黑驴怀中,一脸愤恨的盯着五堡主。

    “既然你那么想死我就成全你。”五堡主双眼通红,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这小子简直就是活腻歪了,于是举起手中泛着寒光的长刀径直的向着林知鹿刺来。

    林知鹿感受着长刀的锋芒,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噗。”

    长刀刺入(身shēn)体,带起温(热rè)的血花滴落在林知鹿脸上,没有丝毫的疼痛,林知鹿睁开双眼却发现老林头撑在他的面前,一柄长刀从他的后心一直贯穿到他的前(胸xiōng)。

    老林头嘴角含着血液,一脸微笑的看着林知鹿:“都……都说你小子…多…多少次了,不要平白无故的骂人家,你…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