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包围(1/6)  我辈岂是蓬蒿人

    五堡主狠狠地盯着前方渐行渐远的黑点,一股血气涌上心头。

    “堡主神威,区区黑驴怎能逃出堡主的手心,堡主大显神威再来一刀就可将轻松其击毙。”一个喽啰不合时宜的弓着(身shēn)子上前谄媚,意图能够得到五堡主的一丝赏识,显然他挑错了时候。

    “滚!”

    五堡主怒目张圆,正愁着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正巧有人送上门来,随即一掌拍在小喽啰的头上,小喽啰(身shēn)形一顿,倒在地上不在动弹,红黑的血液从他的头上缓缓流下,染红了苍白的雪地。

    五堡主甩了甩手掌,神色没有一丝改变,刚才杀掉的人在他眼里仿佛捏死一只蚂蚁,提不起丝毫的兴趣。

    “别以为你能逃得掉。”五堡主眯起眼睛深深看了一眼远处逃跑的黑驴,拉起缰绳直接调转马头离开。

    “堡主,我们不追了吗。”(身shēn)后的护卫急忙追上。

    “用得着你教我做事吗?”五堡主回头看了一眼护卫。

    护卫顿时心生畏惧,冷汗瞬间爬满了后背,一下跪倒在地:“属下不敢。”

    “哼。”

    五堡主冷哼一声,骑马就走,十五年前,飞鹰堡与北海枣城发生大规模冲突,枣城城主付生雪一人一剑跨越千里杀到飞鹰堡老巢,将飞鹰堡少主作为质子请回枣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