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干气躁(1/6)  女大三,抱金砖

    八月的天,骄阳似火,不免让人心烦意燥。

    清河街的张文兰刚发完脾气,便又唉声叹气掉眼泪,本来参加老朋友小外孙的周岁宴她心里就不舒坦,又被老友有意无意地揶揄了几句,就更不痛快了,终于忍着回到家。

    一回家张文兰就躺床上抹眼泪:“韬哥啊,都怪我啊,不该听我二大爷的话,把这丫头的名字给改了,你看这清河街上谁家丫头这么没心没肺啊,纯粹是脑子进水啊,呜呜呜……”

    宋铭韬一面做家务一面安慰自己的媳妇:“文兰,别哭了,你看脸都哭花了,来,过来洗洗脸,待会丫头一会儿就回来了。”

    一提到宋念滋,张文兰更生气,自己这满肚子的委屈还不是因为这死丫头?三十多了还没有男朋友,关键是这丫头一点也不上心,于是,她咬牙切齿地将宋念滋从小到大的罪行历数了一遍。

    宋铭韬也不言语,听张文兰发泄完了,才道:“文兰,现在都一个孩子,你看咱家念滋既能当姑娘又能当儿子,以后找个倒插门的姑爷,咋啥都齐全了,这清河街上谁能比咱家幸福,别哭了,今天中午你也没好好吃饭,一会儿面条就出锅了。”

    宋铭韬哄媳妇的功夫清河街无人能敌,张文兰果然晴转多云,擦擦挤出的那两滴泪,抽嗒抽嗒一下鼻子:“韬哥,我还真饿了,你把面条里卧个鸡蛋。”

    宋铭韬见张文兰没了火气,一撸袖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