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节(1/6)  超级圈套

    绍给丘云鹏的宗小林满京城说他是骗子。最初跟他一起搞名人城俱乐部的那批文化人,从桑大明夫妇到作家袁峰,还到战略经济研究员高牧和行为科学研究所教授胡冶平,也在他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宣扬他丘云鹏是个骗子。

    然而,他能够在信用体系四面崩溃的情况下,几乎身无分文地坚持下来,就是因为顽强,就是因为他的圈套学的奥妙无穷,就是因为他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近的人物和事物总比远的人物和事物更好套。

    不管偌大的世界有多少攻击舆论,他总能用堂堂皇皇的说法以及各种利益的编织套住身边的一群人。在身边的圈子里,他的声音是覆盖周密的,他能把外界的一切攻击都做出恰如其分的解释。他从来相信一个原则: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有贪心,只要有贪心,他就能够牵引。他并不需要所有的人都相信他的人格,他只要使所有的人都相信跟着他可能实现利益就够了。人不就是被利益所驱使吗

    现在,这个部大楼也在一而再、再而三地发出驱逐令。他连这个大楼办公室的房租和电话费都难以支付了。然而,即使面对寒风飘摇的图画,他还能给身边的人描绘一个似乎很光辉的前景。

    他必须比以往任何时候更自信,更乐观。也许在他独处的时候,他会神思恍惚地盘腿打坐,手中数着念珠,瘦削的脸上两只深陷的眼睛在天南和地北相连的灵魂世界漫游。

    一旦身边出现了沈西妹、吴小牛和一些近期被他套住、跟着他旋转的人物时,他会就势装做很安详的样子,正在冥想宗教超脱的境界,冥想生命的道理,冥想天下大道。

    他会滔滔不绝地讲一番道德经,佛经,圣经。在滔滔不绝的出世的讲述中,他又会理出入世操作的构想,把这个构想做成一个个实际的圈套,套在周围人的头上:这个项目了,那个项目了,这个假想了,那个假想了,使那些智商远远低于他的人感到一种朦胧而又实在的兴奋。

    然而,他真正感到这个冬天的难过了。

    无论怎样努力,广大的京城对他越来越陌生,他的电话联络越来越少了,簇拥在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少了。部大楼顶层他所占有的这些办公室越来越冷清了,很多办公室终日锁着门,已经尘封土垢,一片灰暗。

    他的办公室除了沈西妹还知道拿抹布擦一擦抹一抹,其他人偶然来此坐一坐,对他也没有更殷勤的侍候和奉承了。当他数着念珠打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常常整整一天没有一次电话铃响,真有点在深山古刹独自修行的感觉。

    寒冷的风从冬天的图画上吹过来,窗玻璃嗡嗡震动着,窗外是一片晦暗,没有任何信息。

    这个世界真的不给他机会了吗真的不给他如此费尽心机构造起来的信用体系一个时间差上的照顾吗不再让他预支一点什么了吗他只要再预支一点点信用,能搞到一笔不大的钱,就可以把这个行将崩塌的信用体系再度扶持起来。为什么世界不再给他机会了呢

    在灰暗寂寞的办公室,面对黯淡的白墙,眼前突然浮现出根雕王满脸皱纹的大脸盘,也浮现出那年在罗浮山让他看相算命的情景。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