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节(1/6)  超级圈套

    抱住她,并把她一点点放倒在床上。(看小说去最快更新)

    茉莉猛然挣扎起来,使劲推开丘云鹏:你起来

    丘云鹏安安静静地起来了,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他说:我只是想帮助你,我只做你想做的事情,你不用怕我。

    你走开茉莉说。

    你这样,我不能走,我不放心。我怕你出事,等我放心了,我会走的。

    茉莉披头散发地坐在那里,浑身一阵阵地抖动,脸色通红,像发烧一样。

    丘云鹏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她。

    一段时间过去了,茉莉终于战胜了自己。

    那不可言状的冲动像狂涛怒潮一样慢慢平息下去,她用梳子慢慢梳着头,目光低垂想着什么。她看了看丘云鹏手背上的包扎没说什么,到卫生间用凉水洗了一把脸,又梳理了一下头发,平平静静地出来了。

    她说:今天晚上谢谢你,丘总。

    丘云鹏站起来,隔着眼镜片又观察了一下,很和蔼又有些怏怏地说:好吧,那我就放心了,我走了。

    五十七

    他知道,赌场上最大的胜利要依靠最后的大胆一赌;没有这最后的大胆一赌,也可能前功尽弃。

    丘云鹏越来越意识到,他正面临着巨大的信任危机。

    迪华那安安静静的眼睛里越来越多地透露出对他的审视。桑大明几乎完全投入到案头创作中,很少参与丘云鹏这里的操作,甚至很少与他见面。那个软硬不吃的湖南小女子毛毛已被他们夫妇俩要去,说要培养她做文秘。

    二莉再没有来过电话,他设法和她通了个电话,对方显然很冷淡。袁峰一天又一天地催着要钱,而且对他打出常冬藤这张牌十分反感。

    至于茉莉,似乎再也无求于他了。他如果不找到充分的理由联络,茉莉绝不会有任何信息过来。

    丘云鹏对这种境况并不陌生,他一生中经常遇到这种情况。

    这些天他还做过一个象征意义十分明白的梦:大海的怒涛在黑暗中吞噬着他占领的一个孤岛,孤岛在土崩瓦解,他正在失去最后的立足点。

    每到深夜,他睡不着觉,只好更多地念经,焚香,磕头,以期赶走这些不祥之兆。

    他一次又一次想到的是踩着石头过河,打水漂。他知道,他的步子绝不能停下来,慢下来,水漂的速度绝不能衰减。人落在河中,水漂石沉在水底,都是因为犹豫、减速,他只有更快地奔跑,更多地用新的圈套取代旧的圈套,用新的诺言取代旧的诺言,用新的故事取代旧的故事,借新的债还旧的债,用新的信用支撑旧的信用。

    他绝不犹豫,绝不减速,绝不心慈,绝不手软。他知道,赌场上最大的胜利要依靠最后的大胆一赌,没有最后的大胆一赌,也可能前功尽弃。

    他长时间地用双手撑住后腰,使自己耐住几个月来经久不减的腰痛,准备做最漂亮的拼杀。

    最近,他取得的一个成果是将防渗涂料专家董成志在保定的工厂收编了,吃掉了。

    这不是,沈西妹和吴小牛邀功请赏地坐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